第001期

 

娇小白皙的胡女士出现在你面前时,你怎么都很难把她和征服各类极地的户外达人相联系。然而,正如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一样,所见非所得。循着最近十年,她走过的轨迹:哈巴雪山、乞力马扎罗、郣朗峰……游历世界的人,不算太少,但以这种方式去看山川湖海的人,并不算多,哪怕是在蛰伏了各类重量级咖位的上海,其实也算另类。

 

这是真正玩家的玩法。她(他)们常年穿着冲锋衣,拿着专业的登山设备,没有什么标志性景点更没有什么剪刀腿美图秀秀到此一游以及为赋新词强说愁,他们的身份识别是站在这个地球上,那少数几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拍下几张看着有点孤独的身影。这是一群外人眼中的“疯子”,也是大家公认体力超群的一类人。

 

回到都市中,胡女士是一位从业近20年的广告业资深人士。命运的剧本,我们都只能知道开头,她已经记不起最早登山的驱动是什么,因为她没有户外行业的工作背景,也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很多时候,你越是想要争取的,反而实现不了,我喜欢自然而然,这也许有点不太像一个登山者应该有的思想境界,但实际上,我就是这样,能登得上就登,感觉体力不允许了绝不勉强。”显然,上帝非常眷顾她。

 

作为23GENEBANK的早期用户,胡女士可以说是非常有故事性的一位女同学,我们的深度访谈活动第一期人物专题,自然想到了她。不按常理出牌,不按剧本走戏,成就了这次高质量的对话。

 

《深度》:你在征服这么多座世界名山的时候有没有比较明显的高山反应呢?

胡女士:如果有,那我肯定早就不会继续了嘛。征服高山其实不全是什么成就感或者说为了身体的锻炼,可能很多时候就是享受一群朋友在一起完成一件事的过程。但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这种用这种方式来锻炼,我丰富的登山经历,其实也是拜天生身体条件所赐,我从没有什么高原反应。

我的很多驴友,在正常海平面上,体力比我充沛的多,一到了高原环境,就不行,所以,户外运动尤其是登山,是否适合自己,还真的是看天意,用你们行业的话说就叫“每个人基因特点不一样”。适应性训练什么的不能扭转这个先天束缚。你看那些祖祖辈辈生活在高原上的人,他们登山可能就跟如履平地似的。

TIP:《Science》指出基因在藏族人群的高原适应中发挥作用,发现EPAS1基因是HIF通路'低氧诱导调节通路'中的重要基因,在人体面对低氧环境的调节通路中起到核心作用。可能胡女士是该基因受益者。

 

《深度》:看来你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但从你先于很多人采取了基因检测这个方式来预防疾病,从这点看,好像你又是个寻求极高安全感的人?

胡女士:这不矛盾啊。冒险是体能上的追求,也许冒险这个行为让我产生了多巴胺,让我觉得快乐,所以上瘾了,登山对我而言,就是戒不了的瘾。这跟很多人喜欢跑步是一个道理。至于为什么做基因检测,因为我还是贪生怕死的人啊,这是普遍的人性。尤其现在大家生活条件都很优渥,除了疾病,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重创一个家庭了。

以前讲到预防讲到要健康,大家都翻来覆去的能做到的就那几个套路,体检我们家庭成员每年都做,但最近2年,感触很深,有几个家族里的直系亲属先后都查出了癌症,而且都是肝癌,所以,体检有些局限,对于像癌症这类项目,它就两个结论:要么得病、要么没得病。这不能满足我提前预防的需求啊。

TIP:《中国公共卫生》统计表明:有过家族病史的人是普通人患病风险的约9.01倍。肝癌有一定的家族聚集性,遗传因素可能占所有致病原因的3/5。

 

《深度》:你是怎么知道基因检测可以满足你这类预防需求的呢?

胡女士:我这人涉猎比较广,朋友也很多,所以什么都了解一点。最出名的的还是安吉丽娜提前切除乳腺的新闻,因为女性么,身边乳腺癌的案例听到的真的蛮多的,后来一看这个新闻,觉得很神奇,原来可以提前预防,后来还了解到,不一定要切除乳腺,通过服药也可以,所以,这个事情以后开始对基因检测有了进一步了解。

我第一次选择的23GENEBANK的产品AKSO 1号,虽然这个产品项目很多,但当时主要就是冲着里面乳腺癌和肝癌这两项目来的。后来拿到报告,觉得自己之前先入为主的想法有些问题,事实上,我认为我风险很高的反而不算高危人群,我没有重视过的一些疾病,反而检测结果我的风险还挺高。

 

《深度》:是什么原因促使你选择了23GENEBANK呢?

胡女士:其实就一句话打动了我,当时电话跟公司咨询的时候,我当时心情比较迫切,特别希望基因检测之后我能一劳永逸,但是咨询这边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基因检测可以评估个人的疾病风险,但每种手段都会有局限性,每一种科技也有自身的发展过程。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回答很实在也很靠谱。虽然我这人喜欢冒险,但不意味着我喜欢那些吹得神乎其神天花乱坠的东西。

我也听说过在肿瘤治疗中要用基因检测的来判断病人如何用药,也许不一定保证能够让每个病人百分百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药物,但比起以前,的确减少了很多试错造成的浪费,肿瘤的药很贵,用的不对浪费金钱不说关键是延误了病情。

你知道,人一旦得了大病,其实每个有可能的机会,哪怕很微乎其微,对病人和他们家属来说都是寄以厚望的救命稻草,这是我们身体还健康的人,不能感同身受的心境。就像前段时间很多人认为死于淋巴癌的徐婷不应该找中医,但是外人是不能理解这种非常情形下,当事人病急乱投医的无奈的。所以,说一句道一万,人还是别生病,再好的治疗,都比不上成功的预防。

 

 

在乞力马扎罗无际的冰川前,在云南哈巴登顶时,在梅里几百公里的徒步后,在欧洲郣朗峰,在不丹的神像面前,胡女士每次都觉得这也许就是自己探寻追索的秘境,心灵的,也是自然的。然而,最后的秘境,迟迟没出现,直到某一天,她发现了那个“未知”的自己。

 


 

深度访谈为23GENEBANK独家发布的真实内容

所有图片均为用户本人提供的真实照片受相关法律保护,未经本人允许不得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