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作为脱离农业文明并没有太久的我们,糖尿病从出现到普遍化、低龄化,不过短短20年的时间。

正如新西兰医学家彼得.格鲁克曼在《错位:为什么我们的身体不再适应这个世界》一书中所写得那样:在发展中国家,“营养转变”几乎是瞬间发生的。仅仅在60或90年前,很多这样的社会中的人们仍在食用工业革命前维持生命所需要的、最小限度的农业食品,现在,这些人们接触到越来越多的西式食物。糖尿病在这些国家蔓延开来,快速的营养转变在其中起到了主要作用。

二十几年前,当全国还有很多地方尚未解决温饱问题时,远在黑龙江的大庆人却因当地盛产石油而提前进入了小康。那时候,大庆人顿顿有肉吃,每天吃完晚饭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种令人羡慕的生活,使当地很快就出现了很多胖子。时任中日友好医院内分泌科主任的潘孝仁就断言,用不了5年,大庆就会进入糖尿病高发期,而大庆的境况,将预示着未来20年中国人的生活图景。这个著名的预言引发了日后的“大庆研究”。

大庆研究,与芬兰的糖尿病预防研究(DPS,2001年)和美国的糖尿病预防项目(DPP,2002年)研究一起,被国际糖尿病联盟誉为“糖尿病预防的里程碑”。而大庆研究要比后两者早8-10年,是世界糖尿病预防的第一个随机实验,也是随访时间最长的糖尿病预防试验。

在过去数十年,糖尿病的相应研究进展中,有非常确凿的两点:

第一:当胎儿在母体内遭遇饥荒时,它会据此来调整自身的生命策略,在成年后,这些改变将使其更容易罹患糖尿病。此外,饥荒造成压力还会影响胎儿神经内分泌介质的分泌,以至于其在成年后更容易发生心血管和新陈代谢方面的疾病。

第二:人类对“众病之王”癌症的战争已经取得了局部胜利,但没有人敢宣称可以根治糖尿病。目前已有的治疗方法,都只能控制病情的发展。对付糖尿病的最好办法就是——不得病。



Q:“糖尿病对健康危害十分严重,请介绍下糖尿病的现状?”

A:23GeneBank 基因健康管理师:


与中国糖尿病高发相似的是瑙鲁人的故事,20世纪初,南太平洋岛国瑙鲁,岛上人祖祖辈辈靠以农业和渔业为生,过着原始但富有活力的生活。后来,英国人来到这里,发现岛上遍地都是珍贵的矿产,伴随着外来殖民者的开发与磷酸盐的开采,瑙鲁一夜暴富。西方人不仅给瑙鲁带来了财富,还带来了垃圾食品。很快,岛上大胖子随处可见,以至于经常有肥胖的瑙鲁人乘飞机旅行时,一个人要占两个座位。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瑙鲁成为世界上糖尿病最流行的国家——有一半人都有糖尿病。糖尿病成了当地人非意外事故死亡的主要原因,瑙鲁人也因此成为世界上寿命最短的有钱人——平均寿命只有50岁。

中国糖尿病现状:《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发表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中国糖尿病和代谢综合征研究组”关于我国糖尿病患病率调查的结果。该调查显示,我国20岁以上人群中男性和女性糖尿病的患病率分别达10.6% 和8.8%,总体患病率已达9.7%

所有人群中,有60%-70%的糖尿病患者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诊断。

糖尿病前期(即还没达到糖尿病,只是血糖的异常)需要引起注意,这类人群占到50%以上,换句话说我们中国成年男性,有一半人群都是糖尿病的后备军,高危人群超过3亿。想象一下,如果这些人未来全都转为糖尿病患者,那将会对中国的医疗体系带来多大的冲击?对于糖尿病前期,世卫组织的诊疗指南并不推荐药物干预。唯一能够阻断他们继续演变成糖尿病的办法,就是生活方式干预。

如果不加以干预,当外界因素与遗传因素共同的作用下,糖尿病前期就有很大可能转变成糖尿病。而由糖尿病及其引发的其他疾病,不仅给家庭的经济带去沉重负担,糖尿床病肾病的透析,平均年花费在8万以上,肾的移植手术,平均每年花费在20万以上,并且还不一定找得到合适的肾源。更可怕的是截肢、心血管疾病的诱发,将会给患者带来不可挽回的重创



Q:“糖尿病是由什么原因引发的?”

A:23GeneBank 基因健康管理师:

1960年代,美国遗传学家尼尔首次提出“节俭基因”学说。他认为,人类祖先曾长期生活在食物匮乏中,生产力低下与人口过度繁殖导致饥荒频发。因此,那些具有“节俭”适应性的能力、可以最大限度地将食物转化为脂肪储存在体内的人,才能更容易生存下来。因此,这些具有节俭基因的人,原本是自然进化的胜出者,但是在稳定富足的现代社会,却因为更容易囤积脂肪而患上糖尿病。而长期已经习惯高度物质文明的欧洲人,这种基因似乎已经消失了,这个假说听上去非常有说服力,但并不是本篇访谈的重点。事实上,过去几十年的研究,已经让我们清晰的知道糖尿病具有很明确的先天遗传因素,而后天环境的不同选择会诱发它的发展或者阻止它的发生。

所以,糖尿病是在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共同的作用下发生的,根据不同类型的糖尿病,遗传因素与环境因素所占的比例不尽相同。

糖尿病的定义:由于胰岛素相对或绝对缺乏,以及不同程度的胰岛素抵抗,引起的碳水化合物、脂肪及蛋白质代谢紊乱的综合症,它的表现就是持续的高血糖。

糖尿病原理:碳水化合物、脂肪及蛋白质是我们人类每天从食物当中吸取的物质,而要代谢掉这些物质就要靠胰岛素,人体里面有二套系统,一套是升高血糖(胰高血糖素),一套是降低血糖,胰岛素是唯一一个能在体内降低血糖的激素。

可以把胰岛素比喻成一辆卡车,运载着糖通过血管运到我们的组织细胞里面去,然后在里面进行化学反应,以此来降低我们血液里面糖的水平。胰岛素缺乏了,就会导致血糖升高。另外一类高血糖的原因,是由于胰岛素抵抗。胰岛素运输着糖物质到工厂需要加工的时候,工厂却不允许胰岛素进入,说目前不需要原料了,就会导致糖都堵在血管里,出现高血糖。工厂相当于就是我们说的细胞。

 



Q:“糖尿病有哪些分型,遗传因素对其的影响程度?”

A:23GeneBank 基因健康管理师:

糖尿病的分型:

Ⅰ型糖尿病: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这类人必须注射胰岛素才行,他的胰腺已经凋亡了,不能分泌胰岛素,一般来说多见于小孩。Ⅰ型的病因中遗传因素的重要性约为50%,跟以下几种基因有着密切的关联。

STAT4、IFIH1、CTLA4、SH2B3、CLEC16A等基因在人体免疫系统中起重要作用,参与I型糖尿病的发病过程。以IFIH1为例,该基因编码一种天然免疫受体蛋白,对病毒核酸具有敏感性,具有发现病毒感染和激活免疫反应的功能。该基因的突变可能会导致其功能异常,影响正常的抗原识别过程,进一步可能出现多种自身免疫抗体,如胰岛细胞抗体(ICA抗体)等。这些自身免疫抗体会损伤胰岛Beta细胞,使之不能正常分泌胰岛素,引发I型糖尿病。

Ⅱ型糖尿病:非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胰腺还能正常的分泌胰岛素,只是相对的少,常见于成年人,40岁以上比较常见,但是现在糖尿病年轻化趋势增多,甚至有十多岁的都有。Ⅱ型的病因中遗传因素的重要性约为90%,跟以下几种基因有着密切的关联。

SLC30A8、HNF1B、CAPN10、KCNJ11等基因均与II型糖尿病相关。以SLC30A8为例,该基因是一种锌离子载体蛋白,在胰腺中具有高表达,参与胰岛素的成熟与分泌过程。该基因的突变可能会导致锌离子与胰岛分子的结合不稳定,从而影响胰岛素的稳定、存储和分泌,导致胰岛素的功能改变,增加II型糖尿病的发病风险。

妊娠糖尿病:妇女在怀孕期间会出现的糖尿病,有些在生完孩子后会恢复正常,但有些会持续。

特殊类型的糖尿病:单基因病糖尿病、或者一些药物引起起的糖尿病,肿瘤引起的糖尿病,导致胰腺功能丧失。

举例:一个三岁七个月的糖尿病患儿,他出生42天就诊断了糖尿病。发现的契机是妈妈跟孩子亲吻时,发现孩子的嘴唇比较甜。到医院检查发现血糖和糖化血红蛋白都非常高,尿酮体4个加号,很快就被诊断为1型糖尿病,开始给予胰岛素治疗。这名患儿每天要接受3-4 次胰岛素注射治疗,血糖控制不理想,忽高忽低,不很稳定。妈妈为了照顾孩子,辞掉了工作。经过将近四年的治疗,患儿血糖控制还是不理想。后来,到了一家专业医院,医生考虑到患儿发病时年龄非常小,而且出生体重比较低,很快就判断他可能是新生儿糖尿病单基因糖尿病的一种。

通过一系列基因检查,确定患儿就是单基因糖尿病中的一个类型,并且找到了致病基因KCNJ11基因突变。这种基因突变引起的糖尿病,磺脲类药物(如格列苯脲)非常敏感,基本上不用打胰岛素。医生把胰岛素撤掉,换上了少量的格列苯脲,一个月只要几块钱,血糖反而控制的很好,孩子和家长的生活质量都大大地提高了。

通过检测基因,还能帮助很多糖尿病患者指导用药。格列美脲、格列齐特也是常见的降血压药物。如果KCNJ11基因的rs5219基因型为TC或者TT,糖尿病患者在选择格列齐特作为降血压的药物时,适当减少药剂量,就可以达到药效;CYP2CP基因rs1057910基因型为AC的人群,选用格列美脲做为降血压药物时,也需要减少药剂量,从而降低药物副作用对身体的影响。

总体说来,糖尿病是一项与遗传因素有很大关系的一种疾病,不但其发病与基因有关,而且在疾病的治疗上,也应当参考患者基因类型。


 
Q:“糖尿病前期的干预真的能有效阻止糖尿病的发生吗?哪些人群需要特别注意糖尿病的隐患?”

A:23GeneBank 基因健康管理师:

回到前面的“大庆现象”,2008年5月,李光伟等人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了“中国大庆糖尿病预防20年后续研究”一文。研究显示,对糖尿病前期人群如果不加干预,20年间有92%的人患上糖尿病。但在接受了为期仅为6年的生活方式干预之后,在20年后仍可降低糖尿病发生率43%。李光伟说,对于糖尿病前期这一人群,以前业界的看法是有1/3可能不会发展为糖尿病,但大庆研究证明了,如果不干预,几乎所有人都将发展成糖尿病,而生活方式干预是行之有效的预防。

为什么后续14年不做任何干预仍能预防糖尿病?李光伟解释说,相比于代谢的记忆,行为记忆可以持续更长的时间。与药物干预不同,药物干预在停药后,效果可能就结束了。但采取生活干预后,这些人在6年的干预期中养成了健康的生活习惯,因此从中受益。

所以,选择干预是阻止糖尿病发生的最可行方式,而干预之前,需要了解自身的遗传易感性。除了日常生活饮食习惯糟糕、压力大、妊娠过巨大婴儿等等高危人群,需要注意的是,并非瘦子就不需要关注糖尿病,在糖尿病的问题上,胖与瘦,仅仅只是表象,请记住,上帝忘了给人类一双翅膀,但科学家可以带你飞翔。

尊重事实,就是尊重生命。重新认识我们相同而又不完全相同的糖尿病,从这里开始。


本文为23genebank原创,保留所有法定权利,如需转载或其他用途,请联系bd@23genebank.com